日本经济危机的启示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日本经济危机的启示

日本经济危机的启示

发布时间:2020-10-24 05:49:16

导读
本文主要为您介绍日本经济危机的启示,内容包括美国和德国、日本解决经济危机的不同策略带来的不同后果对后世有何,从罗斯福和希特勒和日本摆脱经济危机的方式看有什么启示,1929年日本、德国解决经济危机的不同对策带来的不同后果对后世有何。日本经济毫无回升,几大龙头企业接连申请破产保护,就在这时刻日本首相的一位最有权力的支持者经济首席大臣辞职日本经济长官群龙无首,国家没有推

1. 日本人怎么度过经济危机的

日本经济毫无回升,几大龙头企业接连申请破产保护,就在这时刻日本首相的一位最有权力的支持者经济首席大臣辞职日本经济长官群龙无首,国家没有推出相关的扶持政策,日本经济本来就是十分带有依靠性,资产力较弱。

导致日本这个经济大国无法独立引导并带动经济反而要受到别国的扶持,与日本共同合约的经济大国已经自身难保,只能独自发展,但日本毕竟少有过独自生产的经历,再加上日本的需求量,所以日本经济极力衰退,现在只有政府的政策才能挽救,最好的办法就是自产自销,不要只看眼前利益,最好舍出大量资金扶持,投资或者将亚洲发展中大国联合成一种经济体系,将亚洲国家依靠大国的形式扭转到互帮互助并向内向外推广引导世界经济这也是众国的愿望,这样才有希望。再加上房地产业和金融业得渗透关系,再不找办法,日本就没救了。

2. 面对经济危机,日本采取了哪些措施

日本经济危机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在资产全面缩水的背景下,企业负债恶性膨胀,大量倒闭。

1991年前后,负债额在1000万亿日元以上的倒闭企业每年都在1万家左右。1990-1996年,日本破产企业年均高达14000家左右。

(2)商业银行陷入困境,不良债权急剧增加,大批金融机构破产。关于泡沫经济破灭对不良资产的影响,日本政府一直讳莫如深,直到1995年7月,日本大藏省银行厅才首次宣布,按照国际通行国际会计标准计算的日本银行业不良资产已经达到50万亿日元,占日本GDP的1/10以上。

但西方经济学界认为,这个估计偏低,有西方人士认为,到1995年8月,日本银行业未清偿贷款总额已经超过日本GDP总额,而未清偿贷款的1/4是不良资产。 (3)国内消费不振,投资需求减少。

泡沫经济破灭后,由于居民实际收入减少,使消费需求不足的问题日益严重。有关数据显示,占日本GDP60%的个人消费支出以平均每年0.63%的速度持续下降。

(4)通货紧缩、经济衰退;1992-1999年,日本的消费物价指数均为负增长,年均下降幅度接近1%(1997年除外)。通货紧缩使企业销售收入减少,债务负担加重,居民消费心理恶化,政府财政收入减少,公共债务危机加重。

经济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其中,1992-1994年连续3年出现了零增长。 日本房地产泡沫:东京都一地的地价超过了美国全国地价总和 20世纪30年代以后的60年间,世界房地产领域基本上没有出现大的波澜,但进入90年代后,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再度震惊了世界。

20世纪80年代后期,为刺激经济的发展,日本中央银行采取了非常宽松的金融政策,鼓励资金流入房地产以及股票市场,致使房地产价格暴涨。1985年9月,美国、联邦德国、日本、法国、英国五国财长签订了“广场协议”,决定同意美元贬值。

美元贬值后,大量国际资本进入日本的房地产业,更加刺激了房价的上涨。从1986年到1989年,日本的房价整整涨了两倍。

受房价骤涨的诱惑,许多日本人开始失去耐心。他们发现炒股票和炒房地产来钱更快,于是纷纷拿出积蓄进行投机。

到1989年,日本的房地产价格已飙升到十分荒唐的程度。当时,国土面积相当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日本,其地价市值总额竟相当于整个美国地价总额的4倍。

到1990年,仅东京都的地价就相当于美国全国的总地价。一般工薪阶层即使花费毕生储蓄也无力在大城市买下一套住宅,能买得起住宅的只有亿万富翁和极少数大公司的高管。

所有泡沫总有破灭的时候。1991年后,随着国际资本获利后撤离,由外来资本推动的日本房地产泡沫迅速破灭,房地产价格随即暴跌。

到1993年,日本房地产业全面崩溃,企业纷纷倒闭,遗留下来的坏账高达6000亿美元。 从后果上看,20世纪90年代破灭的日本房地产泡沫是历史上影响时间最长的一次。

这次泡沫不但沉重打击了房地产业,还直接引发了严重的财政危机。受此影响,日本迎来历史上最为漫长的经济衰退,陷入了长达15年的萧条和低迷。

即使到现在,日本经济也未能彻底走出阴影。无怪乎人们常称这次房地产泡沫是“二战后日本的又一次战败”,把20世纪90年代视为日本“失去的十年”。

3. 日本为何能迅速发展为世界经济强国

日本国是个国土面积较小的岛国,国内资源贫乏,能源和矿产资源等主要依赖国外进口。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经济又受到严重破坏,1950年其工业产值仅占资本主义世界的1.4%。但是经过短暂的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其国民生产总值和按人口平均计算的国民生产总值,于1952年和1955年就已分别恢复到战前的水平。

之后经济发展很快,国民生产总值的年平均增长率在五十年代达22.8%,六十年代达11.1%,七十年代为5.3%,这些都显著高于同时期美国与西欧各国的发展速度。其中1955~1973年是日本经济高速增长的时期。

到六十年代末,日本就已成为除美国和苏联之外的世界第三经济大国。1979年其国民生产总值达9,739亿美元,已接近苏联10,855亿美元的水平,而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已大大高于苏联,为苏联的2.1倍。

1980年底,日本黄金外汇储备为苏联的4.9倍。日本工业在世界工业生产总值中的比重已从四十年代的1.2%上升到八十年代初的10%。

与此同时,日本外贸的出口值也增长很快,成为仅次于美国和联邦德国的世界第三大贸易国。 战后日本经济的高速发展是受制于帝国主义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规律,又在具体的、特定的国内外条件下出现的。

从国际环境看,五十年代中期到七十年代中期是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大发展时期,世界市场上的石油,工业原料和农产品产量激增,供应充足,且价格低廉,这为资源贫乏的日本提供了极为有利的原料条件;同时,战后新独立的国家和其它一些发展中国家为发展民族工业也迫切要求从国际市场上购买各种机器设备,使日本的工业产品有了广阔的世界市场;日本利用其它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无暇东顾之机,其经济势力首先占领东南亚市场,并以此为基础不断扩大其世界市场。国际有利环境也表现在美国的扶植上。

战后初期,美国大量的各种形式的“援助”和“贷款”成了日本发展经济的重要资金来源;又由于美国侵略朝鲜和印度支那战争的需要,对日本的军事订货骤增,这对日本经济的迅速恢复和发展也是一种极为重要的“滋养”,通过发战争财,为日本经济发展积累了资金。国际有利环境还在于战后适逢世界性第三次科技革命,日本工业设备虽在战时受到破坏或已十分陈旧,但战后则积极引进欧美先进技术,迅速更新设备,从而可以更快地提高劳动生产率。

但是,日本经济能够顺利发展主要还是取决于国内条件。首先,日本原有经济基础较强,战前其经济发展速度就高于其它资本主义国家。

其次,日本一贯重视人材开发,重视教育,充分发挥本国拥有丰富的、文化科学素质高的人材资源优势,以及工资较欧美国家为低的优势,使其产品质量高、成本低,从而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能力。第三,日本发挥其地理环境和地理位置优势,也是其经济发展的重大动力。

尤其利用岛国位置和太平洋沿岸的优良港湾,填海造陆,新建大型工业基地,挖筑深水港,广建专业码头,使大型油轮、矿料专用船等能长驱直入,为以低运费从国外大量运入所需的原材料、燃料,大量输出工业制成品提供了方便条件,这对日本这个加工贸易型国家是至关重要的。第四,一般认为,日本人民生活勤俭,储蓄率极高,为国家经济发展积累了资金,也促进了本国的经济发展。

第五,战后日本军费开支少(仅占其财政支出的不到1%),有利于集中人力、财力、物力发展经济。此外,战后初期,日本在政治、经济上进行了一些改革,政治局势比较稳定,历届政府对科学管理经济的重视,各项开发经济政策的实施以及公共设施的修建等等,都有力地推动了日本经济的迅速发展。

日本是资源贫脊的国家,又是二战战败国。但是战后日本经济发展很快,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

一是经济恢复期(1945—1955年)。1945年8月15日日本接受《波茨坦宣言》,宣告投降。

战争毁灭了日本42 %的国民财富,失去了殖民地。当时经济一片混乱,物价飞涨,大量失业,通货膨胀。

借助占领军的巨大影响力,日本政府提出了“增加生产以平息通货膨胀,稳定国民生活”的政策,进行了经济和社会的民主化改革。1949年基本稳定了通货膨胀,1959年经济开始恢复,1953年接近战前水平。

二是高速增长期(1955—1973年)。18年间国民生产总值(GNP )增加了12.5倍,人均国民收入增长10倍多,年均增长9.8%。

1966 年追超英国,1967年追超法国,1968年追超西德,在资本主义国家中仅次于美国,成为亚洲新巨人,引起全球经济界的注目,被称为“世界经济奇迹”。三是中速增长期(1974—1991年)。

受两次石油危机的打击,日本经济进入中速增长期。靠贸易立国的日本经济被迫加快产业结构的重组和调整,重化工结构转向知识密集型产品结构。

这期间GNP年均增长4.3%,比高速增长期下降一半。四是20世纪末的经济危机期。

进入1992年,日本泡沫经济破灭,出现经济危机,1992—1998年实际GNP 年均增长率仅为1%,其中1997、1998两年出现负增长, 但目前仍是世界经济大国。 战后日本经济的迅速崛起腾飞,原因是多方面的。

国际条件自然不容忽视。就日本国内因素而言,日本AOTS组织把日本经济发展成功的几个重要原因归结为“政府、产。